摩臣招商

“不敢失身”

王慎中本来前程似锦,福建晋江人,十八岁考上进士,二十岁前就当上了户部主事,如能抓住机会,努力晋升,弄个太子太保,弄个文华殿大学士,进而弄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不用破格,按部就班就可以了。可是,他三十多岁时,就辞职不干了,回老家当自由撰稿人了。

王慎中确是才子,明嘉靖年间,有八大才子,唐顺之、陈束、李开先……而王慎中居首,有人说,文人当官,做文章可以,干实事不行。然则,王慎中不仅有文才,也有干才。当官当然是一门技术,但毕竟不是太高深的学问,聪明人放到这个位置去锻炼锻炼,肯定政绩卓著,成绩斐然。

王慎中的确如此,他任职户部主事时,被派去通州监理财政税务,先是沉下去调研,摸准财税脉搏,然后大刀阔斧,不避斧钺,革除宿弊,堵塞侵耗。财税是钱啊,所谓堵塞侵耗,便是堵死官员的不义财路,这可是得罪人的。王慎中自己身正,硬是把这块改革财税的硬骨头啃下了,赢得干部群众高赞他廉仁练达。

练达,可见其做官技术不说炉火纯青,也是老练圆熟的。那么聪明的人,那点官技,小菜一碟嘛。廉仁两字也是当官非常难得的。比如仁,年少得志者很难做到。当了西瓜官,当了芝麻官,就不知道爹姓牛娘姓羊的,在在有之。但王慎中不这样,比如他改革通州税务,做事高调,做人低调;非常体察漕运士卒民夫的疾苦,对他们特加优抚周恤,运输过程中稍呈腐烂气象的粮食,他即分与底层百姓,大行仁政;又如,1536年,王慎中出任山东提学佥事,原来有规矩,读书人谒见教官、学政要按等级行屈膝拜参大礼,王慎中去了,也可以受这大礼嘛,可以耍派头耍威风哒,但他把这一条改了,这是改到自己头上呢。

王慎中行廉政,行仁政,更是善行政,这种人应该大力提拔才是。朝廷也确实是着意培养他的,让他在学政与财政及地方一把手等岗位上锻炼。嘉靖十二年,宫中传出话来,要研究人事了,说要从郎官里面选人任职翰林院。放话要人事研究,这在古代官场,不亚于一块骨头投食于虎狼丛林,虎狼们都蠢蠢欲动,种种难看的吃相都显露了。

其中一大奇观是跑夜路,谁说话有分量,谁有推荐权,最后是谁拍板,一一都去摸清,然后一一登门拜见。嘉靖十二年的人事研究,貌似发扬民主,先搞了一次推选。官员们也是长了眼睛的,心好像没都坏,大家推举王慎中。群众基础好,德能勤绩好,这样的人不用,那用谁呢?

张璁(孚敬)看了推荐表,看到王慎中得票数远远高出他人,心说这个人可以啊。那就顺应官心,用他吧,“大学士张孚敬欲一见”。这个“欲一见”是何意?有人说,意思是叫王慎中去走走夜路,送送礼。这个意思,不排除没有,但这么去理解这个意思,没得要领,张氏的深层含义是叫王慎中拜码头——以后,你王慎中就是我的人了。

多好的机会啊,人家通过七大姑八大姨,都要去找关系,甚至有些人把妻妾都发动起来了,要去认干爹,王慎中却是,领导亲自喊你去,这般机会去结缘领导,绝无仅有,他却没把握住,直接拒绝:我当的是公家的官,凭什么要给你私人送钱?我生是朝廷人,死是朝廷鬼,凭什么叫我当你的私家丁?叫我去给私人送钱,叫我去当私人奴仆,那是对我的侮辱,“吾宁失馆职,不敢失身”。

王慎中拒绝张璁,恶果立现,“乃稍移吏部,为考功员外郎,进验封郎中”,去翰林院是泡汤了。若换他人,哭爹喊娘,地上打滚,王慎中却处之泰然,他挺满意自己的。后来,他一连外放。任河南布政使时,恰逢河南大灾,王慎中走遍受灾县市,开仓放粮,救饥济困,百姓呼为青天。事后,户部侍郎王杲考察赈灾官员,如实汇报王慎中事迹,汇报中说,这样的人才不用,不知谁可用了。

其时,那个张璁已不在任,在任的是夏言。人换了,官场潜规则却没换,这个夏言也是张璁一样的货色,王慎中曾在其手下干活,拒绝夤缘夏言,夏言也不用他,给他一个考语是“不谨”,要将他贬官。天也,你错勘贤愚枉做天!行,我不干了!其年,王慎中三十三岁,多好的官场韶华岁月啊。王慎中不以为意,遨游于淇水、太行、王屋、苏门、百泉、武当、衡山等名山大川间,怡然自得;行万里路,著万卷书,当地知识分子,前来拜师的,络绎不绝,“门墙几不能容”。

一个德才兼备的好官,被排挤出了官场,貌似是王慎中损失了官阶与仕禄,损失可大了,可是真正损失的是谁?是朝廷也,好官都不用,坏官都用上。好官是来扶持国家的,坏官是来搞垮朝廷的,你说,到底是谁损失大呢?


Contact Us

Contact: 招商主管

Phone: 431173

Tel: 431173

Email:

Add:

关闭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闭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