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臣主管

速战速决



改写历史的机会往往就诞生在一念之间。

打敌车队的战斗决定就这样形成了,孟正平没觉得有任何的不妥。相反,随机而断,临机决断,倒让他体会到了一个战场指挥员起码的素养。营长不在了,他孟正平也能指挥好这个营。况且大家求战心切,或更确切地说,是解决给养心切,他的突然变化的决定起码符合部队心愿。

美国人是饿死鬼托生,连他们的背囊、口袋里都时常装着吃的东西,何况这亮着大灯的一长溜车队呢?老兵新兵,差不多人人都知道这么个理。

战斗还是比较顺利,一顿雨点般的手榴弹加上一个冲锋号就将敌人打跑了。孟正平要部队抓紧打扫战场。

有二十多个敌兵的尸体躺在路边、沟渠、车底或是车厢车头里,火光映照下,西方人的面孔清晰可辨。孟正平知道他们遭遇了美国人的部队,短兵相接的战斗就像是拼刺刀,使他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这比干挨炸见不到人要过瘾、痛快不少。

车上车下连同着美国人的身上搜了个遍,缴获颇丰。除了一箱箱的手雷、枪弹,还有整箱的罐头香肠饼干,黄毛甚至还搞到一袋子骆驼牌香烟。

鲍喜来坐在大道奇的脚踏板上,边上一堆饼干,胯裆里靠着他的转盘机枪。他也顾不上感叹,两只大手,一手抓着罐头,一手握着刺刀,就是一个连贯动作,开罐头、就饼干、开罐头、就饼干,连汤带水,狼吞虎咽,那叫一个可劲造。眨巴眼的工夫,五个罐头一堆饼干就没了影。小个子王连长唏嘘连声,冲着孟正平的耳朵眼子说:“咋样?我没说错吧?这小子,打仗,绝对是把好手!”

孟正平回想起火光中大个子鲍喜来抱着转盘机枪猛扫猛冲的威武模样,脸上竟然绽放出少有的轻松,密密麻麻的疙瘩也舒展开来。但是他一句话没说。

鲍喜来却不像他们那样轻松,他有自己的遗憾或者窝心。

虽然一口气造了五个罐头一堆饼干,但他觉得美国人的干粮也就那么回事,牛肉的很咸,苹果的很甜,论味道都不如老家的黏豆包。最令他懊恼的是下山冲击美国人的车队时,他右脚上的千层底布鞋被乱石蹭开了一个大大的口子,大脚丫子露出来半截,像是鲇鱼的嘴。那可是入朝以前老娘日夜不歇赶制的,怕是队伍上没有那么大号的鞋。他找了条绳子,把这个鲇鱼嘴巴绑上了。

夜晚的混战中,鲍喜来遭遇了一美国大个子兵,那小子一看就是个不要命的种。他们大个对大个,机枪对机枪,可谓是旗鼓相当。要命的是关键时候掉链子,转盘机枪卡了壳,叫那小子跑了。


PREVIOUS: 猫咪“妹妹” NEXT:黑暗的秘密

Contact Us

Contact: 招商主管

Phone: 431173

Tel: 431173

Email:

Add:

关闭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闭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