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臣主管

匈牙利之旅

1986年5月,我第一次出国,目的地是匈牙利。我和一位翻译家是去执行两国政府的文化交流协定,为期一个月。所以说是真正的“深度游”了。之前几个月我就做足了功课,读了一批有关匈牙利的书籍。至于足球,我不用读,因为都在脑子里。

我们是5月中旬从莫斯科坐火车抵达布达佩斯的。接我们的翻译兼陪同伊娃是北大高班的,研究元杂剧的汉学家,也可说是大师姐了。前一年她访问中国时我们已经见过几次,老熟人了。

按照匈牙利的规矩,客人住一个月以上,不能安排宾馆,而是给你租一间民居或者公寓。当然卫生、设备还是可以的,只是电视很小,还是黑白的。再发给你零花钱,有时候你得自己上街买面包牛奶。伊娃只有道歉。

这一年的世界杯在墨西哥举行。匈牙利队在时隔30年后重新杀入24强的决赛圈。我知道上世纪50年代匈牙利足球曾是两届亚军,无冕之王。他们创造了WM的阵式,三角短传;他们强大的攻击战术引领了世界潮流。如同后来荷兰创造的全攻全守引领世界一样。匈牙利曾经9比0击败韩国,8比3击败西德。我记得年维泗那批球员刚去匈牙利留学时,连对阵匈牙利地方队业余队都输10个球。贝利还是孩子时,匈牙利的普斯卡什便是世界球王。

于今匈牙利重新崛起,是否会重铸辉煌呢?

几天以后,伊娃兴致勃勃地告诉我:“球队马上要启程去墨西哥了,昨天匈牙利政治局全体成员接见了全体队员。”伊娃随后一笑:“谁知道结果会怎么样?”我请她给我一份比赛时间表,尽管布达佩斯和墨西哥有7小时时差,我还是争取看几场。伊娃得意地说:我让儿子给你办。她儿子生在北京。

匈牙利的第一场比赛是5月末最后一天,对苏联。在最高领导接见的巨大压力下,头4分钟就被苏联灌了两球。终场以0比6被“屠杀”。创造了那届世界杯的最惨纪录。

我印象最深的是第二日布达佩斯突然寒流,夏天了居然冷雨霏霏。街上的人穿起了大衣甚至防寒服。手拿报纸的人都不说话。伊娃来接我们,说了一句:“苏联的坦克又碾压了匈牙利。”

1994年春天国家体委召开足球工作座谈会。我应邀作为“圈外专家”发言。我一开始就讲了匈牙利足球的故事,意思是“领导降低期望值,球队提高自信心”。

我是1986年6月中旬从布达佩斯经罗马尼亚回国的。下旬去河北参加一个诗人的笔会,同几个狂热的诗友常常夜半起床,目睹了马拉多纳的上帝之手和过五关斩六将。那一年是名副其实的马拉多纳年。


Contact Us

Contact: 招商主管

Phone: 431173

Tel: 431173

Email:

Add:

关闭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闭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