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臣主管

天然“网红”天津话

天津话写出来,除了字字句句自带口音,还有某种堪比相声的讽刺力量。

近日有网友用天津话在网络发帖吐槽原单位——“走下坡路时能一骑绝尘,主要是吃亏在单位体检缺少智力测验的相关项目”,着重点评“整体上阳气不如一杯冰可乐”……千余字概括十年工作感悟,各种突破想象力的比喻以及让人们似曾相识的工作氛围让全国网友连呼“写得好带劲”。

这不是天津话网络创作的第一次走红。在此之前,拥有20万粉丝的配音博主“植物椿”制作了大量搞笑动画短片,给动画人物配上口音浓重的天津话,演绎全新版本的故事。在“植物椿”的二次创作中,魔法镜子建议恶毒皇后买“猴皮筋儿”,国王发愁宅男王子再不成家就“成精了”,青蛙王子惦记着用“蛤蟆吐蜜”讨好陌生的公主……很多网友就是冲着“天津话排比句”来的,每次看完小短片都“笑得扶墙”。

再往前,还有用天津话创作的克苏鲁(美国小说家虚构的神话体系)风格微型小说《二哥打卤面》。克苏鲁的神秘风格与天津话的漫不经心融合在一起,再结合天津本地民间文化,让这篇戏作广为流传。

整体而言,网络世界里的天津话创作者正在大量涌现,也得到了其他地区网友的广泛关注和好评,这与天津话本身自带搞笑语气和天津人的语言文化习惯相关,也得益于天津曲艺人才在全国范围内拥有的影响力,更是由于天津创作者的“梗”符合网络传播规律。

但网络也是喜欢给人、地域、文化“贴标签”的。网友固然“倍儿耐”天津话,可“最耐”的还是“哏儿”“贫气”“耍嘴儿”等段子手套路。天津网友对天津话的自发式创作,或许可以满足全国网友的娱乐需求,但远远没有发掘出天津话真正的文学艺术魅力。

天津方言文学曾经诞生过冯骥才的《俗世奇人》、林希的《天津闲人》等一系列有代表性的精品佳作,如今网络又积累了一大批年轻的、多元的、面向未来的天津方言创作者。如果他们能够获得足够多的关注、鼓励与引导,未来就有可能迎来天津方言文学艺术佳作的新一轮大丰收——天津最大的“网红”也许不是某个人,而是天津话,是城市文化在网络时代最重要的话语权。


PREVIOUS: 空 手 NEXT:黑脸人

Contact Us

Contact: 招商主管

Phone: 431173

Tel: 431173

Email:

Add:

关闭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闭
二维码